史蒂芬.斯匹尔伯格的新片“人工智能”(AI)以未来为背景,讲述了一个人形机器人男孩的故事。小男孩是人工智能机器人,靠人工智能软件生存,这种软件不像今天的软件那样只能执行预定的指令,它还能够思考,学习和自我完善。这是一部科学幻想片,它和现实的距离如同斯匹尔伯格当年的ET外星人一样遥远。然而,人工智能却是真实存在的。它远非人的大脑的仿制品,尽管后者在30年后就有可能实现。今天的AI(人工智能,即人工智能)能够具备大脑的部分功能,比如判断和决策能力。

近年来,狭义的AI已经进入了我们每日的生活。一架喷气机能够在迷雾之中自动降落,靠的就是电脑里最简单的AI程序。程序对飞机各项情况进行总的分析,然后根据不同条件进行不同操作,比如风门的开闭,襟翼的调节等等,起到了类似于飞行员的作用。

最近,AI时常见于新发布的技术进步中比如:

全美第一大网络证券金融投资服务商嘉信理财(CharlesSchwab)宣称,他们的网站上已添加了AI程序,可以帮助消费者更容易地找到所需信息。

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的实验室正在研制能够让机器人学会踢足球,提高电脑网络的效率的AI软件。

上月发布的一款名为亚伦的电脑软件,已经学会了如何绘制出大师级的绘画作品其开发者雷库尔茨威尔说:“它进一步模糊了人脑与电脑的边界。”

商业上的成功加速了实验室里的研究进程,AI正与人类智能日益靠拢。在将复杂的人脑决策能力分化为简单的辨识挑选能力方面,现在的软件已做得越来越好。硬件也在向着人脑能力的方向大步迈进。

安放于加州的劳伦斯。利佛摩尔国家实验室的ASCI White电脑,是IBM制造的世界最快的超级电脑,其运算能力也仅为人脑的千分之一。现在,IBM正在开发能力更为强大的新超级电脑 – “蓝色牛仔”(Blue Jean)。据其研究主任保罗﹞霍恩称,预计于四年后诞生的∪蓝色牛仔∪每秒钟的运算能力将大致与人脑相当。

AI领域的研究是从1956年年正式开始的,这一年在达特茅斯大学召开的会议上,它得到了正式定名。80年代中期,媒体和大众对它的关注达到了一个顶峰,AI被描绘成即将改变世界的技术其时出现了AI最具影响的分支。 – 专家系统,也就是一种能照搬人类专家决策过程的计算机系统比如说,将酿酒大师的知识输入到软件里去后,酒厂就可以让机器来酿造酒了但是不久之后,笼罩在AI头上的神奇光辉便黯淡了原因至少有两点:。第一,当时的电脑的计算能力根本就无法模仿人脑的思考;第二,AI的野心太大了创造出完完全全的智能太难了 – 现在情况依然如此。

而近来,这方面已越来越不成为问题。每年,计算机的运算能力都在以指数级增长。现在的计算机已经具备了足够的条件来运行一些要求更高的AI软件.AI的研究者们也明白了一点:要让软件知道自己不是什么都能干的,但同时也要让它知道它能干好至少一件事这就是IBM的“深蓝”在棋盘上击败了卡斯帕罗夫的原因。因此,现在的AI具备了更多的现实应用的可行性。

当然,应用的形式五花八门各不相同。比如说科罗拉多州利特尔顿市的大陆分界线机器人技术公司(Continental Divide Robotics,简称CDR)就推出了一套能用于定位的仪器。它能够监视需要定位的人或者物,一旦该人/物违反了预定规则,它就能够根据监视对象违规的轻重程度及时地通知用户或采取别的紧急措施。比如说获准假释的罪犯佩戴上寻呼机大小的这么一个仪器后,只要超出了活动范围,或者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它就可以立即报告警方。

今年八月的西雅图,AT&T实验室将举行一年一度的机器人足球赛。每支球队的11名”球员”都装备上了AI软件和一大堆感应器,它们都很清楚自己该踢什么位置,同时也明白有些情况下也不能死守岗位。尽管现在的”球星”们大部分时间都还是在玩个人盘带,但它们传接配合的能力正在以很快的速度改进。

AI机器人组队打比赛看似无聊,但却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因为通过这类活动,可以加强机器之间的协作能力。就拿互联网来举例子吧。我们知道,互联网是由无数台服务器和无数台路由器组成的,路由器的作用就是为各自的数据选择通道并加以传送,如果这些智能化的路由器能够协作起来的话,它们就能共同分析出传输数据的最佳路径,从而大大减少了网络堵塞。

去麻省理工学院(MIT)的AI实验室看一看,你就知道现在的AI技术已经发展到了哪一步。在那里,多个项目正同时进行着,其中一个的代号为Cog.Cog计划意图赋予机器人以人类的行为。比如说,该实验的一项是让机器人捕捉眼睛的移动和面部表情,另一项是让机器人抓住从它眼前经过的东西,还有一项则是让机器人学会聆听音乐的节奏并将其在鼓上演奏出来。

比利时的STARLAB走得更远。据网站Artificialbrains.com报导,STARLAB正在制造一个人工猫脑,这个猫脑将有7500万个人造神经细胞。据称,移植了人工猫脑的小猫能够行走,还能玩球。预计它将于2002年制作完成。

从美国的卡耐基﹞梅隆大学,到IBM,再到日本的本田公司,全世界的实验室都在进行着模拟人脑的AI技术的实验。“我们对人类智能的认识越来越深了。我们的进度比人们想象的还要快。”库尔茨维尔说道。

但是,AI真的能接近人脑的能力吗?大多数科学家都相信,这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IBM的霍恩则认为应该会是在2030年至2040年之间.AT&T负责AI实验室的斯通严肃地说,他的目标是在2050年建立起一支能够与真人对抗的机器人足球队。

从某些方面来说,人造大脑要优于人脑。人脑学习的速度太慢。要流利地说一口法语要花掉你好几年的时间来学习。而一旦某个人造大脑学会了法语之后,只要把它的程序拷贝下来,再下载到其他人造大脑中去就行了。整个过程可能只需几秒钟,就和你现在按Ctrl + C键,Ctrl + V键一样方便。

不过,这个问题就比较难了:人工智能会具有人类的感情吗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更尖锐的问题是,人工智能机器人会不会变得比人类还聪明,最终反而把我们放到了实验桌上去?霍恩认为,电脑的计算能力也许会超过人类,但“这并不是意味着它们就具备了人类的复杂特性了。”

对此,霍尔维茨的态度更为乐观。他认为,人类总是会对电脑进行更好的引导和管理,因此控制权还是在我们手中。“我们中的大多数(研究者)都认为AI会让世界变得更好。”他说道。



相关文章